失业人数猛增328万该咋办?特朗普:原本以为有600万


(3月25日,纽约埃尔姆赫斯特医疗中心,一名医务人员引导一名患者进入新冠病毒检测站。图源:美联社)

“我们的急诊室就像培养皿”,美国纽约州蒙蒂菲奥里医疗中心的护士本尼·马修周四得知自己感染了新冠病毒,他很担心传染给自己的妻子和两个女儿。

李某被收监后,德清县检察院院主动联系民政部门,在政策上尽可能地照顾这5个孩子。

截至2019年2月,李某先后与4个不同的男朋友生了5个孩子(其中2个孩子系判决前所生)。显然,李某是想通过怀孕的方式逃避刑罚执行,这样的行为给当地社区矫正工作带来了许多压力。

2019年,德清县检察院了解到这一情况后,在联合公安、司法行政、民政、计生等相关单位共同协商的基础上,制定了详细的收监预案等,并多次会同县司法局与湖州市中级法院协调收监事宜。通过多部门联动,湖州市中级法院在当年11月8日对李某作出收监执行决定。

由于当时李某已经怀孕,法院对她作出暂予监外执行决定,在德清县某司法所接受社区矫正。

然而,最令人的担忧的情况要数官方指南的内容调整,指南允许接触过新冠病毒的医护人员继续工作,只要他们没出现症状。一些医护人员说,他们被告知,只要他们没有症状,即使他们的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他们也可以继续工作。

那么,在防护装备不足的工作环境下,医护人员感染了新冠病毒能否及时得到检测?一名纽约州的护士用实际经历给出了答案。

【环球网报道】“我们的急诊室就像培养皿”,在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超3万例、但医用防护物资却极度匮乏的纽约州工作的医护人员向美媒发出这样的担忧,他们担心自己成为下一个感染病毒的人。与此同时,还有一些医护人员称自己被告知:只要没有症状,即使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他们也可以继续工作。

报道称,几名来自纽约州的医护人员告诉该媒体记者,急诊室和ICU的工作条件不断恶化,使得医护人员更加容易感染新冠病毒。由于口罩、防护服等供应有限,他们整天都穿着相同的防护装备。与此同时,呼吸机的匮乏可能很快就会让医护人员陷入痛苦的境地,因为他们要决定将呼吸机给谁使用。